切换风格

晚霞 雪山 粉色心情 伦敦 花卉 绿野仙踪 加州 白云 星空 薰衣草 城市 简约黑色 简约米色 龙珠
红杏社区论坛
视频
视频
图片
图片
小说
小说
下载
下载
回复 1

2万

主题

2万

帖子

7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5370

活跃会员荣誉管理

爱上舅妈的小屁眼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6-4 06:27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  应该是在9年前吧,那时我才16岁,刚上高一。我的同桌叫刘飞,是和我从初中一起升上来的,算是我的死党吧。我还记得那一天,大清早的,我像平常一样到学校上课,由于来的比较早,教室里还没什么人,刘飞那家伙倒是来了,不过不知道在看什么,根本没发现我。我好奇的探头过去,就看见一本书上有很多的省略号。后来经过我的了解,才知道,那就是所谓的H书,而且是母子乱伦的小说。刚步入青春期的我,当然经受不了这种诱惑,于是软磨硬泡的把这本书给A到手。  晚上回到家,我躺在床上,看着新到手的书。书里的情节让我陷入了乱伦的情欲当中,不可自拔。我幻想着家里的女人,妈妈、舅妈、姑姑、姐姐、经过大脑的层层筛选,最终将YY的目标定位了舅妈。  和大多数的乱伦小说中的女主角不大一样,我的舅妈并不是很漂亮的那种女人,也不是很有气质的那种类型。不过她的样子给人一种很风骚的感觉,屁股特大,皮肤很白。由于在商场上班,长期性的站着,所以腿上没有什么赘肉。特别是那对美脚,没有任何的瑕疵,肉肉的,看着就觉得舒服。唯一的遗憾应该就是舅妈的胸部不大。舅舅在两年前因为肺癌去世了,丢下了我33岁的舅妈和6岁的表弟。  处在青春期的我,在无限的YY中,最后丢的是一塌糊涂。被子上湿湿的一大片,不过感觉还真不赖。第二天早上,我一大早就起来,把被子换了,以免家里人发现。早早的来到学校,和刘飞打了一个暗号,拐进了厕所,不一会,刘飞过来了。  「怎么样?昨天那书还不错吧?」刚一进厕所,那小子就开始问我。  「小声点,还不错,那样的书还有吗?」我像做贼似的,小声问他。  「嘿嘿,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什么好鸟…怎么?上瘾了?难道你对你妈有兴趣了?」刘飞笑的很猥琐,眼睛在我身上上下看着。  「放你妈的屁,我看是你小子看了这书以后对你妈感兴趣还差不多,别把我想的和你一样!」我慌乱地说着,脸红得肯定和猴子屁股没多大区别。我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想掩饰,但是又有一种一吐为快的想法,还好及时打住,要是让着小子知道了,那我以后也别想在他面前抬起头来了。  「靠,你又没兴趣,那你还要这种书干什么?」「废话,当然是觉得这书挺刺激的,别说那么多了,你到底还有没有?有就借我!」我很急躁,就快上课了,再不回教室,被老师发现就完蛋了。  「哈哈,和你开玩笑的,下午给你吧。比上一本还刺激哦!」刘飞用充满诱惑的口吻说着,我怎么看感觉他都像一恶魔。  「好,放学以后给我。」一天的时间我都无心听课,老师在讲什么,都不知道。好不容易熬到下午放学,我拿到了我期盼了一天的东西,骑上自行车,飞速回到家。老爸老妈都还没回来。我立即开始进入状态,在书桌前,一边看着书,一边幻想主角是舅妈,一边手淫。突然,座机响了起来,吓得我就快要喷发的小鸡巴又蜕变成原始状态。  恨恨的接起电话,舅妈那腻人的声音传了过来:「城城,你在家啊?你奶奶生病住院了,你爸爸和你妈妈都去医院了,你这两天住我这里,听到了吗?」「嗯,奶奶没事吧?」问这句话的时候,我心跳很快,我自己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。我对奶奶病情固然很着急,但更有一种期待,今晚会不会发生什么呢?」「嗯,奶奶没什么大病,你就放心吧。那你现在就过来吧,我去买菜。你弟弟在家,你来了带一会弟弟。」「嗯,好,我马上过来,舅妈再见。」放下电话,我对着镜子审视了一下自己的穿着,告诉自己今晚一定要成功。  舅妈家就住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,走路过去十分钟左右就能到。进门后,只有表弟一个人在家,舅妈买菜应该还没回来吧。表弟在玩电动,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玩。没一会儿,门铃响了,表弟依然玩得聚精会神。我起身开门,舅妈回来了,我帮舅妈把菜提进厨房,舅妈开始做菜。我站在一边看着,有一句没一句地和舅妈聊着。  「城城,你帮舅妈看着菜,舅妈去下洗手间。」「好的,舅妈。」舅妈转身去了洗手间。我暗骂自己真笨,刚才舅妈没回来的时候,我怎么不知道去洗手间里看看有没有舅妈的换洗衣物,真是后悔死了。正在我自怨自艾的时候,舅妈回来了。  「城城,舅妈来吧。」激动!我没听见冲水声!这么说,舅妈刚才上完了厕所,应该没冲水。!

  「舅妈,我去下厕所。」说完,我立即转身离开,向厕所冲去,连舅妈在后面说了句什么都没听到。  刚一进厕所,就打开了厕所里的洗衣机。啊,果然,一条女式内裤出现在我眼前。我怀着激动的心情,捧起了内裤。蕾丝花边的小内裤,中间有一点黄白相间的浓稠的分泌物。我知道这是舅妈的,凑近鼻前一个深呼吸,一种腥臊味夹杂着尿骚味扑鼻而来。我激动的感觉心都要跳出来,心跳的速度甚至让我感觉有点晕乎乎的,全身麻麻的。我伸出舌头,舔着内裤上舅妈的分泌物,有点咸咸的味道。不我非常兴奋,我的鸡巴已经硬得发疼了,如果再不释放的话,可能就要爆了。  我火速掏出我的鸡巴,使劲的套弄起来。不一会,舅妈的分泌物就被我舔得干干净净,内裤的底部,湿湿的一片,可我还没释放出来。我丢下舅妈的内裤,打开了马桶边的垃圾桶,那是什么?红红的一片,我用颤抖的手,提起了那红红的,卫生巾!处于爆发边缘的我,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,我居然变态地闻着舅妈的卫生巾。浓重的铁锈味夹杂着一股淡淡的骚味刺激着我的感官。我疯狂了!失去理智的我伸出舌头,舔起了舅妈的卫生巾,一股咸腥味,原来经血并不难吃。  幻想着舅妈的样子,舔着舅妈的卫生巾。啊,我要射了,一股浓浓的精液喷进了马桶里。我缓缓地出了口气,把卫生巾丢进垃圾桶,实在是太爽了。冲了厕所,我收拾了一下,走出了我的天堂。  晚上,吃了晚饭,表弟出去玩了。我和舅妈两个人坐在客厅里,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聊天。舅妈躺在沙发上,只穿了一件睡衣,白嫩的小脚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,小巧的指甲盖上涂着粉色的指甲油,实在太诱惑了。我坐在舅妈的对面,舅妈转过来跟我说话的时候,我就会很隐蔽地把眼睛移回到电视机上,只要舅妈一转过去,我的眼睛就会停留在那双小脚上,我感觉我的鸡巴又涨了起来。  「城城,最近学习还好吗?」「嗯,还不错,现在才高一,课程都还不难。」我转头看了看时钟,8点半了,再不行动,今天晚上那么好的机会可就错过了。  「舅妈,平常都做些什么消遣呢?一个人会不会很寂寞啊?」我开始展开了行动。  「唉,除了上班带孩子,还能有什么消遣。」舅妈回答的口气里有着一丝落寞。是啊,33岁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,从舅舅去世到现在已经两年了,想必舅妈一定忍得很辛苦吧。嘿嘿,放心吧,我亲爱的舅妈,你的好外甥会安慰你的。  「难道舅妈就没想过再找一个吗?一个人带着孩子很辛苦吧!」「呵呵,你个小孩子也知道?唉,看吧,再等等吧,等你表弟再长大点再说吧。」「哦,其实以舅妈的条件,再找一个应该很容易吧。」「谁说的?舅妈已经老了,只希望以后找一个能安心过日子的就成了。」舅妈眼睛红红的。  「怎么会?像舅妈这样又年轻又风……韵的尤物,是男人都会动心的。」妈的,好险,差点就把风骚两字说出来了,幸好我及时改口。  「好了,别胡说了,真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孩子是怎么了,那么小,竟然什么都懂!」舅妈的脸红了起来,那害羞的样子看的我的鸡巴又硬了几分。  「舅妈,你别那么说,现在年轻人都这样,敢爱敢恨,你啊,快要跟不上时代了,呵呵。」舅妈的脸又红了几分。  「妈妈,我回来了。」表弟回来了,这小子一进门,就跑回了自己房间,也不知道干什么。  「洋洋,快点去洗澡睡觉,玩这么晚才回来,明天还上不上学了?」舅妈像表弟下达了命令。  「哦!」表弟还是比较听话的,舅妈一说完,就看见表弟从房间出来了,还好,计划还没有打乱。看见表弟进了厕所,我们才又开始聊天。  「舅妈,你看,现在表弟也大了,也懂事了,你也可以开始考虑了。」我很无耻的说着,一边说,一边朝舅妈那里靠了一点。  「唉,别提了,老女人一个了,还带着个孩子,谁要啊?」舅妈说完,还挺风骚的瞟了我一眼。妈的,拼了,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把了。  「我要你!舅妈,我要你,我会好好对你和洋洋的。」鼓起勇气说完了这句话,我脸红地看着舅妈。舅妈可能没想到我胆子那么大,敢说这样的话,一时间楞在了那里。  打铁要趁热,我看舅妈没说话,一伸手,就拉住了舅妈的手。舅妈一下回过神来,挣了两下,没挣开也就由着我牵着她的手了,小脸红红的。

  「城城,别胡说了,我是你舅妈,我们怎么可能。你爸妈要是知道了,那还得了。」哈,很好,至少没说不喜欢我这类的话,而是说我的爸妈,有戏。  「舅妈,我说真的,我喜欢你!我们是可以不让我爸妈知道的,你就答应我吧。」「不行,洋洋那里我们怎么交代?你知不知道,我们这样是乱伦!那是社会不允许的,你如果和我在一起,那以后你怎么抬头做人?」舅妈眼睛红红的,不过小手却不由自主的捏住了我。呵呵,看来舅妈还是对我有意思的,左一句右一句的,就是没说不想和我好。我就没说错,果然是个骚货。现在不过是拉不下那张脸而已。  (二)「舅妈,我爱你。唔……」多说无益,我果断的吻住了舅妈的小嘴,舅妈用手在我的胸口拍打,不过,短短十几秒的时间,舅妈就紧紧的抱住了我,因为我的舌头缠上了舅妈的舌头,法国式的热吻攻破了舅妈薄弱的防御。  一个缠绵的吻,我感觉我都要断气了,才离开了舅妈的小嘴,舅妈紧闭着双眼,小脸红红的,脸上挂着羞怯的笑意。  「小坏蛋,你害死舅妈了,舅妈都要喘不过气了。」「呵呵,舅妈,我刚才真想把你一口吞进肚子里。」望着羞怯的舅妈,我知道,一切已经搞定,接下来,就要看我怎么调教舅妈了,呵呵,心里的变态的想法正在急速膨胀,骚舅妈,等着吧,我会把你调教成我专属的性奴的,呵呵。  「城城,我们这样做,真的不要紧吗?我真的好怕。」舅妈的担心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,如果被我爸妈发现,那是真的死定了。  「别怕。没事的,我们尽量隐蔽点,以后在人前你还是我舅妈,不过在人后嘛……呵呵,你就是我的舅妈老婆了。」说着我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,右手枕在舅妈脑后,左手就顺着舅妈的睡衣伸了进去,终于摸到了,舅妈的大腿,光滑细腻的大腿正在被我抚摸,舅妈靠在我的臂弯里,头微微扬起,双眼紧闭,小嘴开始急促的喘息起来。  「城城,现在不要,好吗?洋洋还在洗澡,一会洋洋睡了再……」舅妈的后半句话没说出来,不过大家都懂的意思。现在的我进入了煎熬期,心里急切的盼着我亲爱的小表弟快出来。终于,在我第一百二十次的祈祷中,表弟走了出来,和我还有舅妈道过晚安后,睡觉去了。  整个客厅现在就只有我和舅妈了,我的手又开始对舅妈进行侵犯了。顺着大腿,我总算摸到了舅妈的神秘地带,我激动的喘着粗气,我想我的眼睛现在一定都是红的,把内裤的底部往旁边一拉,我的手终于触到了舅妈的阴部,阴部的外面有一根绳子,什么东西?我用手拉了拉,舅妈打了个冷颤,拉住了我的手。  「城城,不要,舅妈今天不方便,等舅妈方便的时候好吗?」开什么玩笑,都已经走到现在这一步了,你叫我停手,怎么停的下来?我拉开舅妈的睡裙,看着那片让我向往的圣地,嗯,内裤的底部有一片红的,我想起了厕所里的那片卫生巾,红红的经血刺激着我的神经,我心里一点都不觉得脏,头猛的钻到舅妈的裆部,那熟悉的铁锈味和尿骚味又一次钻进了我的鼻孔,舅妈用手使劲的推着我的头,说着:「不要,城城,不要,舅妈那里很脏,不要这样。」我不顾舅妈的阻拦,伸出舌头,舔着舅妈的阴部,腥咸的味道再次回荡在我嘴里,舅妈的阻拦逐渐变小,还在做着清扫运动的我的耳边传来了舅妈的轻轻地哭泣声。  「城城,不要,脏啊,啊……城城……你舔死舅妈了……舅妈的心肝,你就不嫌舅妈脏吗?呜呜……舅妈爱死你了!你对舅妈太好了,舅妈以后什么都听你的,你要舅妈干什么都行……呜呜……不行了,好舒服……舅妈要来了……嗯……宝贝,快舔……要来了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」随着舅妈的一声轻呼,她的手猛的拽紧了我的头发,身体一阵阵的颤抖着。  把混合着舅妈经血的一口唾液咽了下去,我抬起头,看着舅妈:「舅妈,舒服吗?」「嗯,好舒服,舅妈好爱你,你舅舅以前就从来没这样对过我,城城,你不嫌舅妈脏吗?」舅妈用手抚去我头上的汗,眼睛里充满了柔情,就像妻子看着自己的丈夫一样。  「怎么会?舅妈一点都不脏,只要是舅妈身上的我都不嫌!」我抱紧了舅妈,手在舅妈的胸部游走,舅妈的胸部不大,不过弹性依然,我揉搓着舅妈的乳头,下面的鸡巴撑的老高,很想就这么插进舅妈的屄里,不过,听说女人经期的时候做爱好像对身体不好,现在一定要稳住,要让舅妈感觉我是真正对她好,以后再慢慢调教她,呵呵。

  舅妈看着我撑起的鸡巴,脸上一红,柔柔的在我耳边说:「城城,你光顾舅妈,你自己还没……」看着舅妈那一脸的春意,我感觉鸡巴又涨了几分,不过还是要坚持住,我轻轻的亲了舅妈一下,说:「没事,只要舅妈舒服了就好,你今天来这个,做了对你身体不好。」「城城……你对舅妈真好,舅妈怎么能只顾自己舒服呢?来,你躺下来,让舅妈来好好伺候你。」说着舅妈起身,然后拉住我,让我平躺在沙发上。我躺在沙发上,注视着跪趴在我两腿间的舅妈,舅妈的眼睛看着我,笑的很风骚很妩媚,慢慢的脱下了我的裤子,我的鸡巴得到了解放,一股骚味脸躺着的我都能闻到,舅妈一脸媚笑的说道:「城城,几天没洗澡了?味道真大,舅妈今天晚上要辛苦了。」我脸一红,不好意思的说:「舅妈,要不我去洗洗吧,两天没洗澡了,这味道是挺大的……」说着就准备起身,谁知道舅妈拦住了我,又把我按回沙发上,用腻腻的声音说道:「没事,宝贝,你都不嫌舅妈脏,舅妈又怎么会嫌你脏呢?  以后你就是再久不洗澡,舅妈也不会嫌你的,你的鸡巴脏了舅妈用嘴帮你洗…」如此甜腻的声音说出如此淫荡的话,我的鸡巴又硬了几分……「舅妈,你真是迷死人的小妖精。」舅妈听到我这样说,微微一笑,就俯身舔上了我的鸡巴,不能不说舅妈的口技真是一流的,先用小舌头在我的睾丸上舔,接着把睾丸整个含在嘴里,舌头在嘴里把我的睾丸卷过来卷过去,小手摸着我的屁股,手指就在屁眼旁徘徊,真是刺激。舅妈吐出睾丸,舌头顺着睾丸继续往下舔,来到了会阴处,用眼神示意我把腰抬起来,我心里激动,今天晚上刚搞定舅妈,就能享受到舔屁眼?这个骚舅妈还有多少值得我去开发?我按着舅妈的示意,抬起了腰,屁眼完全的暴露在了舅妈的眼里。舅妈用手套弄着我的鸡巴,舌头来到了我的屁眼附近,在屁眼的周边划着圆圈,我闭上了眼睛,嘴里发出了低低的呻吟,太舒服了。紧接着就感觉屁眼上一热,一个滑腻的物体在我的屁眼上跳舞,甚至还有往里钻的趋势,果然,舅妈的舌头顶进了我的屁眼,啊!这就是毒龙钻吗?实在是太爽了,舅妈的舌头就像在打洞一样,一进一出,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,一股麻麻的感觉顺着颈椎由上而下,小腹里一股火在燃烧,我知道,我要爆发了,舅妈发现了我的异常,知道我要射了,于是停了下来,用那种很媚的眼神看着我,舌头还在嘴唇上舔来舔去的……急的我是心痒难挠,挺着鸡巴想靠近她的嘴:「舅妈……别啊,快……继续……我想要射。」「宝贝,别急,舅妈会让你很舒服的,如果那么快就射了,就不好玩了……」说着,舅妈又俯身用嘴包住了我的屁眼,使劲的吸了起来,我甚至能听到「咻……咻……」的声音。快感再次包围了我,鸡巴上已经冒出了大量的透明粘液。  舅妈看到我的样子,放弃了对我屁眼的攻击,转而又从屁眼往上舔起,来到了阴囊部位,用舌头舔着,时不时还用牙轻轻的咬一下,爽的我是只抽冷气……「舅妈,一会要我射哪里呢?」我看着舅妈的脸问道。舅妈笑着打了我一下,说道:  「小坏蛋,你想射在哪里呢?」「呵呵,我当然想把精液射在舅妈的小嘴里咯……舅妈,你一会能吃给我看吗?我好想看舅妈吃我的精液的样子,一定会迷死我的!」舅妈脸微微一红,说道:「小坏蛋,那么变态,喜欢看人家吃精液,和你舅舅一样。」我一看有门,立马说道:「嘿嘿,外侄亲娘舅,我像舅舅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啊,难道舅妈可以吃舅舅的精液,就不能吃我的吗?」「好啦,刚才舅妈就说过了,舅妈以后说明都听你的,你要舅妈干什么都行!」舅妈说道。  「这么说舅妈就是答应了,太好了,呵呵,爱死舅妈了。」舅妈白了我一眼:  「你这个小坏蛋,舅妈是前世欠你的,真是个小冤家。」说完又继续埋头苦干。  鸡巴上的粘液已经顺着鸡巴流了下来,舅妈见状,立即用舌头截住了下滑的粘液,顺势往上,舌头不停的在棒身上舔着,就是不碰我的龟头。看我实在忍不住的表情,舅妈妩媚的一笑,终于张嘴含住了我的大龟头,舌头在龟棱处轻扫。  「啊……舅妈,你好会舔……我……我要不行了……啊……要射了……」爽到极点的我,手按在舅妈的头上,一下一下使劲的顶着,只顶的舅妈两眼发红,泪珠在眼眶里打滚,嘴里发出「呕……呕……」的声音。舅妈知道我要射了,伸手使劲握住了我的鸡巴根,抬起头,泪眼朦朦的看着我,嘴角和龟头之间扯出了一条透明的银丝。「宝贝,先别射,再忍一下,射的会多一点,舅妈想多吃一点你的精液。」被舅妈的手一握,我要射的欲望暂时消退,听着舅妈说出这么淫荡的话,我激动的热血澎拜,大鸡巴听的一突一突的……「舅妈,以后我每天都喂你吃我的精液,好吗?」更淫荡的话脱嘴而出。「嗯,舅妈以后天天都吃给你看,直到你厌烦为止……」「怎么会,我一辈子都不会厌烦的,因为我最爱舅妈了,呵呵,快,舅妈,继续,这次一定要让我射出来,我忍的好难受。」舅妈听我这么一说,又开始对我的鸡巴发起进攻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4

帖子

6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6
发表于 2018-10-4 01:5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强烈支持楼主ing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红杏社区论坛

GMT+8, 2018-12-19 08:23 , Processed in 0.064040 second(s), 13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红杏社区论坛 与我们联络: moonvip888@gmail.com

© 2012-2017 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返回顶部